低飞季.鸾梦时
  
     
  
  
  
  
  • 2010-11-29

    我加你做减法

    我加你

    开始减法

    每20双鞋 选一双留下

    每20本书 选一本留下

    每20件衣 选一件留下

    每20张碟 选一张留下

    ……

    这样多好

  • 2010-08-21

    你的

    鼾声很轻

    像一部零件松动的小机器

  • 2010-05-06

    疯狂很好。

     

             那天下午木匠msn上出现问我地址,说要寄本书给我,此人一贯反d反社会,是和谐社会一记不和谐音,我当下问,反动吗,反动就别给我寄了,他啥也没说,收了地址,第二天就寄了,拿到手,是他的《疯狂影评》翻看书价,36大元,顿觉今天中午可以加个菜,随即打个电话感谢一番,他说帮他写点东西。我满心欢喜地答应了,然后在围脖上发了一条,并把接受到木匠的赠书定义为本月最开心的事情云云……可是这厮并不满足,还在围脖上发了一篇别人的文。顿显我的围脖显得有些草率。故画蛇添足作此文,认真宣传虞博士的新书。

             木匠自然是学院派的,他在和我谈塔尔科夫斯基的时候,我还没有完整看过塔尔科夫斯基的任何作品,作为一个学导演的我觉得并不丢人,直到我真的认真看完塔氏的大作,在烦闷寂寞的烟雾中,我会想起木匠……丫理论扎实不扎实我不知道,反正我基本没有什么理论,最多骗个文艺女青年,丫不一样,最近频频上电视title博士,是有话语权的人。

    而这本书,木匠一定是考虑了市场了,做了妥协,学术味是淡了,人味儿加强了,书名冠以疯狂,一来吓吓未出道的伪文青,一来也扯了扯学术的旗,别找我麻烦,我疯人疯语,一家之谈,为疯狂买单者,都给我闭嘴。 比那个什么《碟中碟》好多了。那成名已久与四大天王同名的影评人一纸老朽,还出那么大几本书,丫当是卖目录吗……

     

    读本书,甚是畅快。

    木匠的文字有其独特的速度感,估计多为他有感而发之作,不像我写个东西常常是为了任务,像命题作文。木匠的标题起得都好,有点章回小说的意思。木匠博学,擅长历史,常常在字里行间内炫耀,横向纵向对比,旁征博引那还用说,常常引用mao主席等伟大领袖的话教导我们,让我看个影评还在琢磨不过味儿,,不过还没琢磨过来,就跟着快速的文字飘走了。

    影评人么,容易过度阐述,什么符号,什么象征意向的调调特别能吹,木匠不同,木匠和这些烂影评人之间永远隔着一张纸,他也阐释,他先骂别人过度了,然后自己适度地阐释一下,你别说,常常搔到痒处,过了瘾。

    木匠写恐怖片是一绝,不知道是从何时他积累了那么多默片时代的恐怖大师的作品,在这一领域绝对地引领着我,我一度自诩对恐怖类型略有所长,可是木匠是把老祖宗的东西都挖出来了,我也只能望其项背了。

    不过本书有错别字还不少,400页的书着实不薄,可以谅解,没有校对嘛,而且近期博士忙于出镜,在另一篇领域拓疆开土,文字作为糟糠之妻,略糙,完全可以理解。

    只要实在,在你需要的时候化一碗温酒,或一顿饱饭,或餐后小点,都是不错的选择。

    疯狂很好,木匠,顶你。

     

     

     

     

  • 2010-05-05

    立夏

    在百米外的高树上

    漫长的镜头缓缓靠近

    照见我桌边疯长的薄荷

    落手默读

    在厚实的纸上

    像隆冬的雪上脚印

    深刻的盲文

  • 2010-04-12

    创意扫墓

    猝死在某个工作日的下午

    不会成为某条大不了的新闻

    于是我在桌前种满各种植物

    每天修缮

    今天排成一字型

    明天排成大字型

    后天拍成个屌

    我把这称为

    创意扫墓

  • 2010-02-25

    目放

    暖风起

    目放闲愁

    多梦

    其中最诡异者

    作诗养活自己

     

  • 2010-02-20

    我没想到

    这么快

    熏小

     

     

     

  • 2010-01-05

    偷菜

    坐在救护车里

    护士把针管插进动脉

    不再多看一眼

    像鱼一般颤抖的群众

     

    因为护士的心里

    容不下那么多事

    她着急着

    回去偷菜

  • 2009-09-13

    忍了

    猫吃完猫粮

    高高兴兴地跑来舔我的手

    我也只能

    忍了

    你不在

    只有它

    得罪不起

  • 2009-08-31

    雁荡山

    我不和你讨论雁荡山

    虽然

    你去过

  • 2009-08-03

    黑熊精

  • 2009-07-27

    麦兜响当当

    麦兜响当当,这头小猪的第三个故事,变得有些奇怪,也有些难以和别人谈论它,并不是它真的情节有多复杂,我说的难,是以我自己的方式。

    我在谈论某部电影的时候,曾经是非常感性的,就好像在大一上半学期,某个夜晚和大学同学说起《情书》后来因为专业的关系,说起一部电影就变得更加理性,少有激动。毕业的时候还有同窗好友模仿当时的自己,那种情绪激动的状态,多年前的那种纯真(现在说起有点不要脸了)已经消弭在笑骂里了。于是《麦兜响当当》就尴尬了,因为对麦兜的喜欢已经持续好多年了,可是现在观影经验却很难说服自己这是一部让我等待多年超越前作的作品。

    麦兜离开了香港的土壤,离开了喜士多和飞蛋挞的茶餐厅,来到武汉,和更遥远的武当山,故事就有些像武当山上氤氲千年的迷雾,可有可无了。

    学武励志,幼稚园比武大赛,不是主线。快快鸡连锁店,不是主线。时空超越,祖宗麦兜仲肥的故事启示,不是主线,就像大多数人的生活一样,麦兜响当当,没有主线。

    笑话呢,有点生硬,比方说麦兜仲肥的一系列超前的发明,或者麦兜自身的嘲点,像什么没有腰啊,没有脖子啊。都失落了前两部那些可爱的冷笑话的莞尔。

    感人的地方也少了,第一次是在麦太太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像我这样的女人,是随随便便就能挤出泪来的。”第二次是在“更年期减肥茶”那段试镜,和麦太在武汉的小旅馆里,独自一人在阳台上热风拂面的平静。我以为这两个桥段是麦兜的魂,那种不造作的感动。

    对麦兜系列还是充满了期待,希望下一部,还是回到香港去,不要怕内地人不懂香港的故事,也别怕没有市场,内地市场再大,但是没有故事的根哇。

     

     

         

     

     

  • 2009-07-13

    家居

    熏小熏气质小照

     

    背景的梯子和柜子都是黑熊精和我刷白的……

     

    熏小欢快地在沙发上漫步……

     

  • 2009-07-09

    枕水

    这日子

    只愿枕水

    梦长长地扎根到水底

    若无其实地在水面开几朵莲花

    笛声香淖涟漪轻

    藏在叶下

    学蛙鸣

    要寻我

    需化一只通透粉蝶

    彼此透明

    才能相见

     

     

  • 2009-06-23

    我也会想

    在美术馆的味道里

    我遁逃

    空的空间

    听见颜色的灰化掉

    只差一个过客

    拍下我的目光

    然后凭吊

    我也会想

    心底还长着蔚蓝的草

    被你左右很妙

     

    到底是怎样的笔触

    我也会想

    最适合你的放肆胡闹

    我也会想

    不是你的画

    而是你小腿的肌肉线条